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人與事\他一心撲在非洲\延 靜

時間:2019-12-02 04:24:19來源:大公報

  許孟水,一位中國前駐非洲多國的大使,不久前去世,終年七十四歲。我與他本不認識,雖都在外交部,但亞洲司和非洲司「相距」甚遠,不過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遷入新居,我與他同住一幢樓,就成了幾乎每日相見的老友。

  許孟水身體不是太好,個子較高,頭髮濃密,但身體弱瘦。住在一個院子裏,我與他不止一次一起散步,聊天中使我有機會了解到他的經歷。

  一九六四年,許孟水高中畢業時,因品學兼優,本來準備考清華大學,但當時國家需要外語幹部,經徵得本人同意後,他被公派到摩洛哥學習法語。畢業後被分配到外交部,參與處理對非洲事務。自此他開始了主管非洲事務的生涯,二十多年一心撲在工作上,從沒有動搖過。

  許孟水從擔任中國駐非洲大使館外交官做起,直至擔任大使。他熟悉非洲事務,先後任中國駐幾內亞、喀麥隆、毛里求斯三國大使,在任期間曾多次患過瘧疾,高燒三十九度以上,還遇到過一次車禍,九死一生,但他都一一面對、化解,從未屈服。他不管常駐哪國,都能做好高層工作。

  退休後,許孟水依然很忙,不停地參加各種研討會和報告會,有幾次還做了主旨發言,繼續致力於推動中國與非洲友好關係發展。人們評論他一心撲在對非工作上是「一條道走到黑」。但許孟水在院子裏散步時對我說,他為國家做了一些事,但回顧一生,他無怨無悔。

  入住燕達養護中心後,聽說許孟水也要來,一直期盼着。他畢竟曾是我的鄰居,交往也比較多。忽一日在餐廳電梯口見到他的女兒,我忙問:「你爸爸呢?」她笑着帶我到餐桌,只見許孟水坐在那裏。「住幾號樓?」我問。許孟水答:「住十五號樓,老鄰居,有時間來坐。」我答應着,不過也看到,許孟水比以前更消瘦了一些。那之後,在燕達餐廳多日沒有再見到許孟水。我們打算去他家探望,一打聽,他們沒住幾天就退住了。雖不知其詳,但又增加了我對他健康的擔憂。

  近日,我方知許孟水去世的消息,多少感到驚訝。別了,老友,你這一生沒有白活,為中國和非洲關係不斷加強和發展作出了貢獻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